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曾夫人论坛数据分析 > 曾夫人论坛数据分析

你看过最辣眼睛的图片是哪一张?


发布日期:2020-06-29 12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凌迟的「凌」,原是丘陵之陵,形容缓坡,而「迟」更是慢慢来的意思,凌迟这种酷刑就是要慢慢把人折磨死,让人在极致的痛苦中惨叫,在尖锐的小刀下失去最后一丝尊严,随后渐渐昏死过去。

  凌迟的别名,比如杀千刀、千刀万剐,不仅在中国民间广为传播,作为最常见的咒人去死的方式,就是在 20 世纪的西方国家里,也是赫赫有名的。

  下面这幅照片,是一个清朝人正在菜市口遭受凌迟,他的经历,在欧洲各国有关酷刑的历史研究和论述中大名鼎鼎。

  许多人误认为他是清末太平天国的士兵或将领,甚至有人说他就是翼王石达开,因为石达开「系以凌迟极刑处死」。但显然这种联系纯属臆测,因为这张照片在 20 世纪初西方出版的图书中就有明确标注,他既不是太平天国的将士,也不是普通的老百姓。

  他叫幅株哩,满族人,为清朝蒙古敖汉郡王勒恩札勒诺尔赞的护卫。1905 年除夕(2 月 13 日)夜,他砍死了自己的主人。至于幅株哩砍死主人的具体原因,汉学家们只能靠猜测,猜他「受到压迫」,因此模糊地推断他「富有反抗的精神」。实际上,我们大可从《清史列传》里找到有关幅株哩杀主的蛛丝马迹,虽然只有几个字,但已经交代得足够明白。

  所谓「妒奸」,根据纪大学士在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中托小说人物的解释,乃是「夫两雄共雌,争而相戕」。所以,具体来讲,幅株哩可能是同主人的妻或者妾有染,因被撞破,所以杀死了主人。

  奴仆杀主,罪大恶极。依照元代及以后律例的规定,「诸奴故杀其主者,凌迟处死」。可见幅株哩不该杀主,有话大可以好好说,大不了挨一顿毒打。然而根据另外一项规定,「奴仆奸主母者,杀勿论」。所以,幅株哩倘使同女主人有奸情,只要是被撞见了,左右都是个死,只不过是很惨和比较惨的区别。

  幅株哩是个护卫,身强力壮,武艺高超,拿刀砍伤了勒恩札勒诺尔赞,勒恩札勒诺尔赞失血过多,登时毙命。于是,两种必死之刑合起来,清廷判了他凌迟。就在当年的 4 月 10 日,他被押送到菜市口,当着成千上万人的面,一刀又一刀地遭受刽子手的屠宰。

  幅株哩的凌迟,是先从胸部进行的,歌词「我的心仿佛被刺刀狠狠地宰」,这样的描写是确切的,因为凌迟就是先从心口窝开始。主刑者把他胸上的肉,极为细致地一小块一小块地割下来,刀刃十分锋利,就如同在给烤鸭片皮一样。血并不会流很多,因为刽子手有不止 100 种办法避免犯人的胸下血流成河。

  莫言在他的小说《檀香刑》里,介绍了刽子手应急的办法,乃是劈头盖脸地浇一桶冷水,或者是一桶酸醋,使人体受冷或气脉因酸收敛,只流一点点血。还有一种说法,如果犯人在受刑的时候,受到了严重的惊吓,全身紧张,脉闭血收,血也不会流出太多。这种说法似乎是可信的,因为明代宦官刘瑾被凌迟的时候,也没怎么流出血来。督刑官后来的笔记提到,说这是因为犯人受到了惊吓。这就如同在献血的过程中,如献血者出现紧张的情况,血液也是难以流出的。

  刽子手割完幅株哩胸脯上的肉,他便胸乳全无了,只留下了两个碗口大的疤,显出了带着筋膜的胸骨和些许烂肉。接下来就要割大腿前面的肉了,这里的肉较厚,比胸口更多,因此遭受的脔割也要多两到三倍。每割一刀,旁边的人就要扬声报数,犯人则在尖锐的痛楚中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。

  至于凌迟统共要割多少刀,历朝历代,并没有明文规定,一直以来,刽子手只是按旧例执行。起初,这种脔人的肉刑是执刀者在模仿屠户宰杀牛羊,只是将人大块大块地割下,如同被分割的牲口一样,然后再行曝尸。到了元代,戏文《窦娥冤》中的张驴儿,因为「毒杀亲爷,奸占寡妇,合拟凌迟,押赴市曹中,钉上木驴,剐一百二十刀」。那时候,人们还普遍认为凌迟只合 120 刀。可到了明代,就已确定有 3000 多刀了,清朝也是一样。

  明代凌迟应当是 3600 刀,执行 3597 刀,所谓天饶一刀,地饶一刀,君主饶一刀。可这又不是定法,因为同一些记录略有出入。

  譬如明正德五年,刘瑾被凌迟,当时负责监督行刑的河南主事张文麟详细地记叙了他受刑的过程:

  我随该司掌印正郎到西角头,刘瑾已经开刀了。凌迟的刀数,原本应该三千三百五十七刀,每十刀一歇,吆喝一声。头一日,按例应先剐三百五十七刀,每一刀割下来大小如大指甲片一样的肉,从胸膛左右两侧开始。一动刀,鲜血流下寸许,再动刀就没血了。有人说犯人受惊,血都流到小腹和小腿肚里,剐完以后开膛,血就从肚子里出来,我想应该是这样的。到了晚上,押送刘瑾到顺天府宛平县寄监,给他松绑,他还喝了两碗粥。嘿,反贼的心态真是好啊!

  不仅辣眼睛,还呛鼻子,所以在现场拍照时我带了脸罩。现在翻看照片,也觉得眼睛火辣辣的。

  几年前,羚羊看我在职场上毫无野心,在探险路上苦苦折腾,问我是不是生来就对舒适的生活和成功的人生不感兴趣。

  殊不知,舒适和成功才是我真正向往的。只是,我即想过正确的日子,又向往有趣的生活,才有了这般左右为难的人生。

  我漂在黄河上,看到的沙漠不少。羚羊在岸上看到的却不多,因为上游依河而建的道路少。

  于是进入内蒙古的第一站,我们便去了腾格里沙漠,满怀期待地想领略浩瀚沙海的壮美。

  的确没让我们失望,金灿灿的沙漠里,点缀着几抹绿色,两者交相映衬,呈现出苍凉而豪迈的色彩。

  举目远眺,一望无际的沙漠仿佛是烟波浩渺的大海,风吹过时,沙光粼粼,蜿蜒起伏,有着雄浑和细腻之美,堪称大自然的杰作。

  虽然浓烟滚滚的工厂,在充满诗情画意的沙漠中有一丝违和感,但如果它能创造经济效益,又能遵守环保条例,也无可厚非吧。毕竟,内蒙古人民也需要过上富裕的生活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不想靠近这个工厂,也不想去做它的调研,就让沙漠以一种近乎完美的姿态,留在我们心底吧。

  返回路边找到一个杂货铺买点水和食物,看到门口贴着一张腾格里工业园的招聘广告。

  4000-4500元一个月的工资,在沿海地区工人中也不算低,怪不得广东这几年遇到招工难问题,如果家乡工资不比外省低,没人愿意背井离乡去打工吧。

  杂货铺老板姓李,从河南来到这里开店已经有几年了,在他一年不如一年的叹息声中,我们聊了起来。

  我:招聘广告上的工资不低,这里应该还挺有消费力的吧,怎么街上都看不到人影呢。

  李哥:去年央视报道这里的沙漠污染后,很多小厂关闭了,加上经济不好,现在都没人出来消费了。

  李哥:也只有那些四、五十岁,没有其他出路的人去,年轻的基本都不去,没生娃的就更不会去了。

  李哥:来我店里买东西的主要都是化工厂的工人,有时看他们递钱过来的手,我都害怕。

  李哥:有的皮肤烂的很厉害,还有的皮肤都变了颜色,最可怕的一次是看见了一只蓝色的手,那可不是没洗干净,那人说,干着干着手就变成那个颜色,怎么弄也变不回去了。

  李哥:附近出名的也就通湖草原,太贵了,其实没必要去。去东湖草原也一样的,景色差不多还免费。

  李哥:不远,也就四、五公里,我那里有熟人,你们要是住宿,我可以现在就打电话给他,帮你们订着。

  我们告别李哥,开车去免费的东湖草原景区。半路上,羚羊看到车窗外星星点点的白色,问我是不是传说中的小盐湖。我俩兴高采烈地跑下去拍照,风很大,等我们靠近那炫眼的白色时,风突然变得火辣辣起来。

  羚羊很快回头就往车里跑,翻找着面罩,她上次在甘肃白银熏怕了。之前没经验,我们在化学污染严重的地方都没戴口罩,回去后嗓子疼头疼,折腾了好几天。

  等我俩戴好面罩回去原地才发现,白色的不是盐,是化学污染物。细细的沙粒被化学品凝固成一小坨一小坨的,踩上去很硬。我们不敢用手摸,眼睛被熏的只能微睁着。

  穿过这片极硬的沙地,前面是一个小型湖泊,上面漂浮着令人恶心的黄黑交杂物,整个湖面几乎被覆盖了一半。

  我们几乎睁不开眼睛了,约莫4级的大风夹着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,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感觉痒痒的。

  我们往侧面退,入目皆是剧毒,白沙浊水,颜色各异的化学污水凝固在沙粒间,铺满了方圆几里的沙漠。

  微闭着眼睛,仿佛看见沙漠之血在汩汩流淌,森森白骨遍地,刺鼻腥味弥漫,这是腾格里沙漠,还是炼狱?

  远处规模宏大的工厂,像一个穿着西装的野人般伫立。我想找找排污管道,羚羊不同意。她说黄河排污都要等到晚上,何况是被央视曝光过的腾格里沙漠。

  我俩都没了看东湖草原的心情,匆匆开车离开,晚上甚至没敢在阿拉善留宿。夜晚翻查了资料,羚羊果然是对的。

  “采访之前,我根据知情人提供的联系名单--多个曾联名举报污染的牧民,和他们一一联系。但他们无一例外向我表示了歉意:过去带媒体到过排污点,后屡屡被......有牧民甚至不敢在电话里多说。”

  “我问路边一个小车司机,是否知道腾格里沙漠的排污点,他说,这里人人都知道,但都不敢带你去,然后他苦笑了一下说:‘这个,你懂的’。”

  “记者在阿拉善左旗额里斯镇的腾格里沙漠行进了约一小时后,看到了包围在沙漠深处的污水池,浓烈得几乎令人窒息的刺鼻气味扑面而来……”

  “一旦地下水被污染,千百年来牧民们生存的栖息地不仅将失去,更重要的是,我国的第四大沙漠——腾格里沙漠独特的生态环境可能也将面临严重威胁。”

  然后我们又搜到了“阿拉善新闻网”在同一天发表的一篇报道,名为“腾格里园区不存在污水外排及将污水排入沙漠的情况”。

  有时候觉得中国人对数字的崇拜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只要数据显示合格,那么眼见鼻闻的都做不得数。

  2014年10月份的新闻显示,腾格里沙漠的污染惊动了党中央,也许这是附近一些小厂关闭的原因吧。然而巨头们依旧岿然不动。

  一位腾格里沙漠的志愿者说,他不指望每次报道都起效果,但没有声音会更糟糕。

  这里离黄河只有17公里远,这些污水会渗入沙漠深处成为地下水,最终流入黄河,那么黄河呢,可以修复吗?